M.

[喻/叶] 言不由衷

迟到的喻队生快!情人节快乐!手残如我只好赶个(210+214)/2,跟去年词不达意同属#错误使用成语的白开水#系列。(并没有这个系列。

时间点九赛季。无差,反正我自己看不出攻受你来打我啊【。

\\


叶修带着一团人截完霸气雄图的BOSS,把君莫笑下了线,靠在椅子上摸了摸口袋。

“我去买烟。”

“给老夫捎一盒。”

“哦。”

魏琛左等右等没等到平时买烟跟加了无属性炫纹一样快的叶修回来,隔壁包子倒是从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一盒来塞给他,于是他骂骂咧咧了两句,转头带着人下本碰隐藏去了。

叶修拿了两盒烟一张电话卡,没直接回兴欣,绕到旁边电话亭拨了个电话。那边接起来有点吵,刚听喻文州喂了一声,就被背景音里黄少天吵吵嚷嚷地给盖过去了。他耳朵灵,按着蓝雨选手的职业给乱成一团的声音各自安了技能名。

究竟是年轻人,搞什么呢这么嗨?

喻文州大概是往清净的地方走了几步,距离噪音源总算远了点。这天礼拜一,公会那边通宵鏖战了一个周末总算攒够了材料,技术部一大清早把灭神的诅咒升到了75级。他在队里适应了一天,这不晚饭时间就被拉出来庆生了。

刚要招呼叶修,冷不防被消停了不到五秒钟的黄少天神出鬼没地糊了一脸蛋糕。

对面听得清楚。叶修忍着笑明知故问,喻文州抹了一点沾在指尖上,吮进嘴里都是甜腻奶香和香精味道:“吃蛋糕呢。”

“本命年哈,”叶修夹着听筒拆了包烟,塑料纸窸窣轻响,“年前给你订了一打红裤衩,送到没?”

叶修信口胡诌向来不打草稿,喻文州懒得拆穿他:“哦?O宝哪家店,我去投诉一下物流。”

传来一声模糊的轻笑。叶修清了清喉咙:“生日快乐。”

他挂了电话,站在电话亭边把那根烟吸完,才晃晃悠悠回了兴欣二楼。

喻文州把手机揣回兜里,发现蓝雨全员正向他行注目礼,这才想起自己多年来总算被他们得逞一次。郑轩被推出来代表群众发言,他压力山大了一会儿,勉为其难磨蹭出一句话:“队长,蛋糕好吃不?”

“挺甜的,”喻文州笑笑,“明天加练。”


言不由衷


情人节副本向来没有什么难度,跟春节任务比起来只适合小情侣卿卿我我谈情说爱,众人看中的多是它稀有材料的掉落概率。叶修刷完这天的次数,关上旁边开来凑数用的小号,看一眼时间,披了件羽绒服往楼下走。

“老大又买烟?”包荣兴从一台显示器后面探出头来。

“刷情人节副本去,晚上不回来了。”叶修摆摆手。

“啧啧。”魏琛隔着耳机隐约听见这么一句,习惯性地撇撇嘴。等他反应过来,叶修早就没了影。他抓着包子问:“他刚才说什么?”

“刷情人节副本,”包荣兴兀自一头雾水,“老大今天的次数不是刷完了吗?”


这天的比赛已经直播结束了有一会儿,一楼的投影设备还没收起来。叶修躲了这些年记者早就躲出了经验躲出了风采,十分从容镇定地从一片混乱中穿了过去,被候在门外的喻文州逮了个正着。

蓝雨队长捂了个卡通口罩,架着一副框架眼镜,看上去不伦不类。

“哎哟,暗影陷阱,”叶修大惊小怪,“你那根拐杖也升级了,了不起了不起。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千机伞也在稳定地提高着,在第一件75级银武亮相时达到了60级,这在网游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。

“对哥有信心没?”

“为什么要对你有信心,”喻文州模仿某人的语气,可惜嘲讽值太低不算成功,“留着跟蓝雨抢冠军吗?”

叶修一听这话就笑了:“我怎么记得你今天打的技能不是以牙还牙?”

喻文州递给他什么东西,路灯昏暗叶修一时没看清,细细长长一根顶着一团暗红的不明物体,还以为蓝雨内部为了庆祝升级出了个简陋版手办。

“这是……花?”叶修端详了一会儿插在吸管上的纸制品,一拍大腿恍然大悟,“你什么时候点了这么个技能?加点太低不过长进了啊手残。”

“情人节快乐,虽然晚了一天,啊,两天了,”喻文州还是好脾气地笑,对着叶修单薄的穿着皱了皱眉头,把其实完全看不出应有样貌的纸玫瑰别进他扣眼里,顺手摘了自己围巾给他围上,“刚才跟小戴现学的,借花献佛。”

戴妍琦这赛季的情绪都不太高,一听喻文州要学折纸顿时来了精神,神秘兮兮地八卦喻队这是要哄被工作NTR了的女朋友?

“女朋友暂时还没有,”恋人倒是有一个,不过官方答案只有前半句,喻文州从善如流,“这不以备不时之需么。”

何况他觉得自家恋人用不着哄,被工作NTR了的也不知道到底是谁,真追究起来也没有谁会吃味。

叶修低头去看那朵算不上精致的花,喻文州落个一触即离的吻在他耳尖上:“饿了,来点宵夜?”

午夜的街上没有行人,两个人的影子交叠在一起,拉得很长。


要尽地主之谊的时候就到这家店来几乎成了兴欣的惯例,趁老板给喻文州拿菜谱的空当里叶修已经轻车熟路点了菜,开玩笑似的讲:“这家伙这周过生日,老板意思一下呗?”

餐厅老板到了知天命的年纪,看摘了眼镜口罩的喻文州眼神有些像看自家宝贝儿子,语气也柔和几分。

“小叶的朋友啊,今年多大了?”

“二十四。”

“本命年啊,比我家那小子大一点,送碗红豆粥吧。”他乐呵呵地进了厨房,留下一个不太明白个中逻辑的喻文州对着拆到一半的筷子愣了下,赶紧跟上一句:

“那麻烦您了啊,多谢。”

叶修跟他讲前一年给包荣兴接风时候的事,忽然记起周二那阵子闹腾:“说起来包子生日就跟你差一天,怎么画风差别这么大呢?”

“心里羡慕有些人盲目到不计后果。”喻文州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粤语,脸色严肃。

叶修头顶的文字泡冒出一串问号。

“《可惜我是水瓶座》,”喻文州终于绷不住,掩着嘴笑起来,“歌词。”

“……”叶修用一种无可救药的眼神看着他,“现在我信了。”

“信什么?”

“你可以回去问问少天,上次包子给他唱了一整首《狮子座》的感想如何。”叶修满脸的往事不忍回首。

喻文州思考了一会儿,盯着他围巾底下露出的一点红色,十分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:“噗嗤。”


这年H市没了比赛,嘉世周边的酒店即使是比赛日也好订得很。叶修跟着喻文州晃回去,好不容易培养起的生物钟开始发挥作用,等对方冲澡的时间里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。

喻文州从浴室出来就看见叶修的头快埋进胸口里,鼻尖一点一点,距离歪歪扭扭别在胸前的纸花近得很,将碰未碰的样子。

“小心感冒了,”他走过去拍拍叶修肩膀,对方羽绒服里只套了一件长袖衬衫,这会儿隔着一层单薄布料都能摸见下面支楞的骨头,“洗个澡去床上睡。”

叶修试图装作置若罔闻,无奈鼻子最终还是撞上了折纸支出来的棱角,只得抬起手来揉。喻文州正低头看着他,披了浴袍的身体前倾,发间一滴水落下来。

“不洗澡不许上床?”

叶修眯着眼勾起嘴角,争取把欠揍的表情最大化,但喻文州显然不吃这一套。他苦恼地想了想,诚实回答:“舍不得。”

他终于弯下腰来,同叶修额头抵着额头鼻尖抵着鼻尖。

叶修从胸腔里闷出一声笑,微热的手掌抵上对方裸露出来的胸口,左边靠上一点,探出舌尖舔舔嘴角:“文州啊,你可知道言为心声?”

喻文州不趟这个明目张胆的陷阱,站直了拉他起来:“早点休息。”

浴室里水声响起,他才脱力一样靠在床头的软枕上,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太大了些。


他们第五赛季的时候在一起,总决赛那天也是在这家宾馆,跟任何一个普通的荣耀迷一样看直播。

“张佳乐不容易,”叶修感慨得像个老头子,“想哥一柄却邪挑翻繁花血景的日子也过去挺久了。”

喻文州做了会儿笔记,抬起头正好看见王杰希站在领奖台上。

“我知道,第二赛季。那时候王杰希坐我和少天后面,一块研究怎么干掉叶秋。”

“我去,这么早就被惦记上了?”叶修把人搂过来揉揉头发。

“……”喻文州没搭话。他才二十岁,接过队长也不过这两年的事情。蓝雨的双核构想正在走上正轨,现在的他比三年前长高了些,也用不着再担心能否有机会在赛场上会一会那个叶秋。

他看着王杰希接过冠军奖杯,思考怎样努力才能让蓝雨也站在那里。

过了半晌,他才慢慢悠悠地剽窃比赛前播的肥皂剧台词:“是啊,一见钟情,再见倾心,三见恨不得定下终身。”

雷得叶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“怎么,对我没信心?”喻文州拿钢笔敲敲他那神奇的硬皮本,歪着脑袋疑似卖萌。

叶修坚强地挺过了垃圾话环节,透过现象看本质,一语戳穿蓝雨队长的小九九:

“为什么要对你有信心,留着跟嘉世抢冠军?”


一晃这就又过去了三年多。

“想啥呢这么入神?”叶修擦着头发出来,喻文州拉他到自己那边坐下,从抽屉里翻出一只电吹风。

“比赛。”这种时间这种地点答张佳乐或者王杰希似乎都不太明智,喻文州当机立断决定含混其词。

叶修了然地看了他一眼,挑了挑眉。

后者还他一个“你懂得”的微笑,呼呼的暖风从风筒里涌出来。

“五赛季吧,嗯?”

叶修扬手关了壁灯,在被子里捉到一只手。

“唔。”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两点,喻文州困劲上来连话都懒得说,咕哝一声算是答复。

“老家伙们都回来了,压力大不大?”

“压力山大。”喻文州翻个身,闭着眼睛摸索着凑过来讨一个晚安吻。

不知谁的手指扣进了谁的指缝里,一夜黑甜。


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叶修叼着冷油条上楼,被魏琛以奇异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。他摸摸自己的脖子,觉得早晨那通胡闹应该没留下什么痕迹啊,忽然想起自己扣眼里还别了朵花。

叶修把它摘下来放在键盘旁边,招呼趁周末过来串门的苏沐橙:“文州捎给你的。”

他丢过去一个小盒子。

包荣兴倒是被他放下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:“老大,这是什么?”

叶修瞅了眼日光下看上去更加谜的不明物体,若无其事地答:“哦,副本掉落。”


fin.

废话去年都说完了,今年就这样吧……


评论(6)
热度(120)

© M. | Powered by LOFTER